菠萝鲜籽

原罪 Oringinal Sin


克里希那穆提:我们该如何开始讨论?首先我想提出一个问题:人类是否已经误入了歧途?

戴维·博姆:歧途? 很显然是的,而且早就走错了。

克:这也是我的感觉。但为什么会如此? 以我看来,人类一直都想“变成”理想中的什么,因此才出了问题。

博姆:很可能。有一回我读到一篇东西,非常令我震惊。文章上说,五六千年以前,当人类刚刚懂得掠夺和奴役其他生命的时候,就已经误入歧途了。从此以后人类生存的目的就变成了剥削和掠夺。

克: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心理上的“变成”需求。

博姆:人类在剥削和掠夺之下到底会“变成”什么?人类发明了许多技术和工具,本来应该用在建设性的方向,为什么会转而走上掠夺邻人的捷径。他们到底想“变成”什么?

克:这一切的根由都来自于冲突。

博姆:哪些冲突? 如果我们设身处地为先民着想,你认为会是哪些冲突?

克:冲突的根由是什么? 不只是外在的,也包括人类内心的巨大冲突。

博姆:冲突似乎是由相互矛盾的欲望引起的。

克:不。所有的宗教信仰都鼓励人们“变成”什么,或“达成”什么,对不对?

博姆:什么原因使他们产生了这种渴求?他们为何不满意自己的现状? 你知道,人类如果不渴望“变成”什么,宗教就不会那么受欢迎了。

克:是不是因为他们逃避自我、不能面对现实,才转而渴求更多的东西?

博姆:你认为人们不能面对的是哪些现实?

克:就是基督徒所谓的“原罪”。

博姆:但是歧途是在更早以前就步上的。

克:没错,是更早以前的事了。印度教徒早已相信轮回之说,然而这种信仰的起源又是什么?

博姆:我们已经说过了,因为人类无法面对现实。不论现实是什么,他们总是幻想情况能变得更好。

克:没错,他们总想“变得”更好。


以上摘自《超越时空:20世纪最卓越的两位心智大师的对话》








评论(4)
热度(8)